夏优糍

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

你瞧这些白云聚了又散,散了又聚,人生离合,亦复如斯。

近日不知怎么了,大师们似乎都感受到了谁的召唤,接连离开。

少年子弟江湖老,我知道金老先生只是带着武侠梦睡着了。

追过的球星退役了,看过的漫画完结了,喜欢的歌手隐退了,读过的作者去世了,崇拜的偶像消失了,童年的坐标没有了,一个时代过去了。

刀剑侠气江湖永绝!走好。

回归新作

                 
                   那些年的错过· 上

    当栗梓从杂志社出来时天已经黑透了,闷热的天气越发让人觉得郁结,她的手机不停地响着,不用接也知道是班小松――今天晚上在丽彤大酒店有高中六班的同学聚会,约好的时间是6点整,谁知道杂志社主编突然让她去接待今年最大的客户,并暗示她升职名额是否有着落的关键都看在那位大人物身上,栗梓好说歹说,才终于让那位大爷满意,但出门时也已经六点一刻了,不用说同学聚会迟到罚酒是必须的了。

     栗梓回了自家竹马一条微信说明情况并保证自己很快赶到,她打了车,补了妆,决定小憩一会儿,谁知道她刚一合眼进入睡眠状态便开始了无休止的冷色调梦境。

     她能感受到那个少年对其当年爽约的愤懑,青春时期与他的种种一帧一帧地闪过,她只觉得头很疼很疼……

      “滴滴――” 她猛地惊醒,前面的出租车司机转过来,和善地开口:“姑娘,到了,你是不是身体不大舒服,需不需要我……”

        栗梓婉拒了大叔的好意,付了钱,深吸一口气,略整理了仪表,松了松领子,在服务员的指领下,往班小松给的包厢号走去。

还有小伙伴记得我吗,
我要回来了,
这次我不会再那么随性,
打算更一篇正经的长篇。










  1:-O

       栗梓像往常一样急匆匆地起床,急匆匆地化妆,急匆匆地穿好衣服,冲出家门,赶地铁来到公司。
  又像往常一样,在电梯里整理好衣冠,换上高跟鞋,勾起嘴角,扯出一礼仪性笑容来到自己办公室,随着玻璃门的关上,立马摊在座椅上——最近真烦。
  
  
  从C大中文系毕业后,和高中同学联系越发少,她顺利进入S市最大杂志社美食版,经过几年的努力,她已成功成为美食部的总监,而近日公司想要推出以 旅途与美食 为主题的总杂志作为宣传总册, 少不了的是拉投资商,总部已放话,谁能一举拿下投资商,谁就可以成为公司的副主编,各个部门的总监都蠢蠢欲动,栗梓自然也不例外。
  
  “叮铃铃,叮铃铃——”
  
  而手上还有一很棘手的事儿要解决,
  
  “喂,妈——”
  
  “栗梓啊,你都26了,怎么还不带男朋友回家,我跟你讲哦,你班阿姨给你和小松介绍了一场团体相亲喔,靠谱嘞,你——”
  
  “妈,我在忙,特忙,再说嗷!”
  
  “那就这么决定了哦,我把地址发给你喔!”
  
  “喂!妈!妈!”
  
  栗梓揪着自己的发尾,放下手里的文件,打给小松电话,
  
 那边的人睡眼朦胧: “我的大小姐,我昨天刚赶完一大程序,今个儿凌晨才合眼,你——”
  “你妈给我们安排了一相亲,你解决一下哈,乖。”
  
  称这只苦逼的程序松还没反应过来,栗梓利落挂电话,撇了撇嘴,专心于工作中。
  
  今天她得和









记得我的小伙伴要回复哦

大家来猜猜cp

猜中有奖
  
  

每到灯火阑珊处,
便下意识地回眸寻觅,
偶尔遇见一两个相似的侧影或背影,
胸口就会微略抽痛,
然而心里却清醒地明白,
终究都不是那个人。

她走在马蹄的余声中
夕阳燃烧离别多少场
她向陌生人们解说陌生人的风光
等她归来坐下对我讲
故人旧时容颜未沧桑
我们仍旧想要当初想要的不一样

“最最喜欢你,绿子。”
“什么程度?”
“像喜欢春天的熊一样。”
“春天的熊?”绿子再次扬起脸,“什么春天的熊?”
“春天的原野里,你一个人正走着,对面走来一只可爱的小熊,浑身的毛活像天鹅绒,眼睛圆鼓鼓的。它这么对你说到:‘你好,小姐,和我一块打滚玩好么?’接着,你就和小熊抱在一起,顺着长满三叶草的山坡咕噜咕噜滚下去,整整玩了一大天。你说棒不棒?”
“太棒了。”
“我就这么喜欢你。”

无所畏惧

  邬栗小甜饼
  
  
  傲娇处女座邬童成年了,
  
  软萌处女座栗梓成年了,
  
  可以做/爱做的事了呢,
  
  国庆了,
  
  他们重游故地了,
  
  
  
  
  在和日本酒吧装文艺,
  
  
  
  
  /老子想谈恋爱了,
  不想做小仙女了/
  
 

        热气在无声无息中蒸腾着,
  
  烧热了男女的身体。
  
  邬童像是只重获自由的困兽,
  嘴唇上被女人狠狠咬的疼痛,
  成了恰到好处的催情毒药,
  让他一直克制着的欲望井喷而出,
  带着不可抵挡之势。
  
  越是难以征服,
  越是迸发出想要征服的欲望。

        他的身体不听指挥,
  双手已经攥紧了她那轻薄的衣衫,
  也许下一秒,
  他就能不费吹灰之力地去撕开。

         疯了,如同魔怔一般地疯掉。
  
  
  
  
  
  /不开车/
  
  /随手写/

  
  
  
  
 

邬栗小甜饼

  今年暑假的最后一更
  小可爱们一定要开心
  希望你们不要忘记我
  大佬也要淡圈些时候
  肥鹤们与大佬共进退
  
  
  
  邬栗短更
  
  
    
  
  听说学校里有个帅得人神共愤天理难容的大魔王?
  然后就莫名其妙地被一个爽朗小姐姐拐跑了???
  
  
  哦:)
  
  
  男主人前高贵冷艳总裁脸,人后病娇公主不要脸。
  
  
  “别做混世大魔王了,来我怀里做小公主吧。”
  
  
  “跟我走吧 忐忑给你 情书给你 不眠的夜给你 四月的清晨给你 雪糕的第一口给你 海底捞最后一颗鱼丸给你 手给你 怀抱给你 车票给你 跋涉给你 等待给你 钥匙给你 家给你 一腔孤勇和余生六十年 全都给你”
  
  
  
  你们不要忘记我♡
 
  
  
  
  
  
  

邬栗 柯栗

  

  
  
  
  
                           邬栗


树叶被光线透过,从缝隙中穿出,或是反射光泽,轻轻摇曳,旋转光影的故事。

漫步在长满香樟的街道上。微风拂过,时光回眸,阳光在午后透过香樟树,描绘了属于他们的风景。火车的鸣笛声。渲染了那个夏天。

夏末,天气微凉,唯一不变的是温暖的阳光,光线暖暖的洒在身上,影射出迷人的光芒。

高二(6)班

一袭黑裙的语文老师宣布下课,邬童把一瓶酸奶放在栗梓桌子上,

“今天买酸奶,老板多送了一瓶,”想了想又补充,“你的是送的。”
  
  
  栗梓插上吸管喝了一口,然后吐槽道,“电视剧看多了吧。”
  
  
  
  
  
  
  
  
                            柯栗
  

  
当沙婉打来慰问电话时,栗梓正拖着一大筐橘子在林荫道上吃力地走着。
虽已是入秋的天气,但午后的阳光依旧粘稠如蜂蜜,无形的热浪在空气中浮动着,再加上长时间的消耗体力让她全身都出了层薄汗。栗梓喘了口气,将竹筐拖到路边然后掏出手机没好气地喂了一声。

“栗梓啊,你那几十斤香甜可口美丽诱人的橘子卖完了吗?”刚一接通,沙婉没有任何铺垫地就很直接地问出了这个令人糟心无比的问题。

栗梓闭了闭眼,再瞟一眼脚边那满满当当的橘子一眼,憋着一股气吐出“没有”两个字。

“啧,本来还想约你喝奶茶呢。”顿了顿,随即换上颇显遗憾的语气,“为什么我的玫瑰花卖的这么快呢?”

“去死!”爆完粗口后栗梓便毫不留情地挂断了通话,不用说也知道闺蜜就是故意打电话过来咯应一下自己,她都听见对方在吸奶茶的声音了好吗!

简直烦人啊!栗梓有点想抓狂,粗粗算起的话她已经拖着这一大筐橘子在街上快晃了四个小时了,橘子没卖几斤,倒是快把她自己累疯了。
  
所以说还有什么比参加社团的志愿者义卖活动,其他人抽签不是抽到玫瑰花就是抽到小贺卡,而她却抽到了卖橘子更令人崩溃的事情。
  
……或许有的,大概就是今年恰逢橘子丰收而且滞销。

原本平时就懒得运动的姑娘此时更是觉得双腿如灌铅般沉重,她已经开始萌生放弃的念头了。
算了也就一百块钱都不到的事情,她自掏腰包还不行吗!

这样想着,栗梓边给自己一个肯定的点头,边打定主意不愿再遭罪了。

不过……她的视线又落到了那筐橘子上,话说这一大坨该怎么处理呢……

第一反应就是送人吧,免费的应该会有人要。
虽然想法很好,但真正实施起来时栗梓还是感受到了一丝尴尬……毕竟在大街上随便逮一个陌生人然后过来就要送对方几十斤的橘子什么的,也是需要很厚的脸皮的啊。
在对第六个匆匆路过的路人欲言却又止后,栗梓叹了口气然后捂脸,她果然还是做不来啊……

正惆怅时,忽然余光瞥到一个瘦长的身影。

栗梓微微偏头便看见不远处树荫下的长椅上靠坐着的一个少年。他的双手环抱在胸前,后仰着脑袋面上盖着一本薄薄的体育杂志,他的全身被透过叶缝的淡淡的光芒温柔包裹,微风拂过吹动他浅蓝色的衬衫衣摆。
虽然让人看不清脸,不过据推测应该是在闭目养神。

她定定地看了他两秒。

要不……就他吧?

栗梓的眼底闪过一丝别样的亮光,随后自顾笑了笑便做好了这个决定。于是没有什么犹豫地拿出随身携带的茶色的便签纸写了句话贴到筐里的一个大橘子上,然后又费力地轻手轻脚地拖着筐子悄悄移动到男生身边。

她这是在报答社会,绝对不是想甩掉包袱嗯。
如是给自己洗完脑后她便十分轻松愉悦地逃离了作案现场……

而殊不知,在她背过身去跑远的那一刻,原本应该在假寐的少年忽然拿下了盖在脸上的杂志,并用一种不解和好奇的目光看了她一眼。
接着他自然注意到了自己脚边莫名多出来的一大筐橘子,以及那一堆惹眼的橘色之上的那一抹更加惹眼的茶色。
少年伸手扯下那张便签看了眼上面的文字,随后不自觉轻笑出声。

——恭喜你哟Get到一份豪华的橘子大礼包!('▽'〃)
——以及落款是“不是梨子荔枝李子”……

嘛,完全不知道该怎样表达现在复杂的心情。

又盯着脚边的橘子看了会儿,想了想他拿出手机给室友打了个电话。

“想吃橘子吗?”
“橘子?行啊吃吃吃吃吃吃吃反正咱宿舍向来不挑食!”
“那就来梧桐路的路口来搬吧。”说罢他便直接挂了电话。
“搬??喂?老大……喂喂喂……卧槽居然挂了!”
……

等薛铁他们匆匆赶到的时候看到的是这样一副画面——树下椅上,暖风轻拂。气质出众的花美男挑着大长腿随性地坐着,并且一直出神地盯着手里的一个巨大的橘子,可怕的是他的脚边还有一大筐少说几百个的橘子……

“……老大,”张诚扯了扯嘴角喊他一声,“知道你有钱,但也不用这样吧?”

尹柯将思绪从橘子(?)上拉回来,抬头看了眼他这几个舍友兼兄弟随后露出一个迷之微笑:“不是买的。”

“难不成是捡的!”薛铁吐槽了一句后顺手捞了个橘子开始剥。

思索了一下,尹柯一本正经煞有介事道:“准确的来说,刚才有场艳遇。”

“嘁!”三个人不约而同地发出不屑的语气词。

其中莫某率先白了他一眼:“你要是对姑娘感兴趣,那我也不用担心万一有一天你看上我了该怎么办。”讲真,他们都曾经有一度坚信尹柯是个基佬,毕竟他真的从来没有表现出过对异性的别样的兴趣,更过分的是就算是这样还是有很多小姑娘主动地往上扑。

随后三个人也懒得再理他,各自招呼了一下后一起搭手将地上的橘子合力抬了起来准备离开。不过这么多橘子,一个星期干吃也吃不完吧。

尹柯跟在那三人后面慢悠悠地踱着步,虽然听完莫某的话后他莫名地摸了摸鼻尖,然后笑了笑。

边走边剥开手中的那只大橘子。
……唔。
还挺甜的。
  

松栗

  应了一个小可爱写松栗,
  我自己超级喜欢我写的这一篇,
  希望有人可以好好看,
  谢谢♡
  
  
  松栗
  
  
  在栗梓幼儿园中班时,一欢脱少年搬到了她们小区,而栗父栗母又发现这欢脱少年父母是他们的大学同学。
  砰!两家只隔一楼道,班小松还转到了栗梓所在幼儿园的中班,父母还是同窗好友,典型青梅竹马,然后迷糊呆萌少女和精分帅气少年青梅竹马爱情就该开始了!
  啪!然而现实与言情小说总是不一样的,事实是爽朗清秀少女和中二标致少年青梅竹马的友谊开始了!
  看似很勇敢的女汉子凡事都冲在前面,看似很欢脱的男子汉默默守护在她身边,看似什么也不怕的毛栗梓其实有一颗藏在松树针叶中的少女心,只有坚劲的松树可以保护。
  只有他知道她所有的小情绪,恰巧也可以包容她的小脾气。只有她可以完全支持他的梦想,知道他所有小动作的意思。
  从来没有说过喜欢,但她却不会真心在意他对拉拉队队员的赞美,他也不会因为她对学霸捕手的崇拜而懊恼。
  从来没有说过喜欢,但她知道,只有她可以照顾好这个看似欢脱“表里不一”的少年,他也明白只有他可以看透这个看似坚强“表里不一”的少女。
  
  我只想给你给你宠爱
  这算不算不算爱
  我还还还搞不明白
  快乐的事想跟你分享
  难过想给你肩膀
  第一次为一个人紧张
  
  青梅竹马的爱情是最纯粹的,
  我写了那么多的柯栗邬栗,
  但最不敢触碰最好写的松栗,
  也许是因为松栗文总有柯婉,
  让我不爽吧,
  你懂我,我恰好懂你,
  我喜欢你,你恰好喜欢我,
  这种喜欢双方恰好可以接受,
  家人恰好欣喜,
  我们不是恋人,是家人,
  不是谈恋爱,
  而是为结婚做准备,
  多好啊!
  
  
  
  我手机快上交了,
  我也不知道我还能更几篇,
  感谢大家的喜欢,
  遇到你们,
  是我的幸运,
  
  这一篇超甜,最真实,
  所有人都幻想的青梅竹马爱情,
  送给所有有少女心的小可爱们,
  你们一定会遇到,
  把你们宠成公主的骑士♡